一盏

我觉得我应该有个合集叫“猜猜里面都有什么。”
所以说墙头众多谨慎关注
明明是cpy文学写手但写了一堆性转和百合
大部分为fgo产出,本命梅林罗曼,其余基本混沌恶
文章只为爽,不负责任,但不会坑。
不定期有其他墙头的产出
微博:@一盏_看谁都像罗马尼

【双咕哒】《天空覆盖之下》

*我本来真的想认真写的,我写的什么又中二又傻逼又ooc的玩意

*有微妙的不是很明显的咕哒盾

*失败且羞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听见无数鸟重合着声音啼鸣,它们用动听的声音啸叫着,一起组成宏大的盛宴。他看到湖中自己的脸,觉得自己的脸没有一刻能像现在那样柔和,傍晚的霞光从他的背后铺开,将他乌黑的头发染成美丽的橙红色。

“前辈……?”

藤丸立香听到了柔和的呼唤,他回过头去,玛修正站在他身边,用柔和的眼眸看着他。他觉得那眼睛与平时的有些不一样,但具体怎样又令人难以说清。

“前辈?怎么了吗?”

浅紫色的头发飘扬着,他缓缓将手拿下来。而后视线里的一切陡...

【尤米】深渊之蓝

*只为了尤里的眼泪挂在米哈伊尔眼睫上那一幕

*什么破番,我全程没看懂,满脑子顶问号,满脸尬笑

*夜店钢管舞服装实在太骚,哪个鬼才设计的,真的笑疯了

*我就当作没看过,这是感情宣泄的最后一篇了,从此以后天狼是什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塔玛拉摇晃着鸟笼,她在其之上。宛如另一只可怜巴巴的白羽鸟儿,她看似乎不太好,但还有闲空睥睨别人,新雪落在她洁白的头上。

“你不太正常。”她下了判断:“我早该知道的,你不太正常。”

尤里扭过头去看着他。

他似乎迟钝了好多,有时候沉默许久才会说话。有时候对待别人的问题更是一言不发,仿佛没听到似的。塔玛拉知道他不是在思考,他脑子里的那...

【尤米】是耶非耶而望之偏1、2

*米哥第一人称,其实决定了之后写起来相当后悔

*还会有3和4,应该

*米哥读的那本书是《天使的呢喃》

*万能许愿机:天狼之匣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已经在这里了。空气里是湿润的木头的味道,远处有海潮的声音。头很痛,像是被猛烈地砸过一样,我费劲地抬起手来摸了摸,并不存在什么鼓起来的包,浅银色的四线束缚着我的手,将它们绞在一起。徘徊着的蜘蛛沙沙作响,听了半天,才发现是窗外的动静。

窗外攀上来一双孩子的手。

小小的,胖乎乎的,床离着窗户还算很远,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能明确地看清她指甲粉嫩的颜色,并很快判断是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。她睁着明亮的黑眼睛望...

【薰嗣】钟之音

我胡汉三回来了!

新cp+1,薰君生日快乐!!!我永远爱你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碇真嗣在桥上走。

他唯一能听见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声,口腔和耳蜗之间似乎连接了海螺般的脆皮管道,喘气像是拉风箱隆隆作响。但笨重的只有头颅,身躯像是什么都没穿那样轻盈,甚至能感受到小腿上温和的风。

Eva的战斗服泛着深色的光。

他不知道要去向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。他不觉得疲惫,也用不着思考,天边永远是一种红与黑侵染着的深紫,一切宛如定格画面般安心。碇真嗣脚底发烫,心脏砰砰跳着,汇合着他的不死组成优秀的永动机。他不了解此行的意义,只知道它漫长而悠远,而绝没有通向好的结局。...


【女主盾】雪中小屋

*是做过的一个噩梦,把自己吓得不轻

*玛修和咕哒都黑且不正常的,咕哒+玛修=兽 的设定

*极度ooc,请注意避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玛修似乎没有听见道歉。少女跳下安全的石岩,向远处平坦的地面跑过去,动作灵巧的就像只猫,她掠过被砸到开裂的地面,长发被温暖的,带有血气的风高高的扬起,铺成一片相似的紫色晚霞。

兽角从肥硕的头颅上滑落散做石粉,还隐约能看出先前的黑色,连同融化的皮肉一起下渗到连接地面的深渊里。玛修在那颗头颅旁边坐下来,双手抱住膝盖等待着。那些粘液弄脏了她的裙摆和长袜,看上去像是某种呕吐的液体,但美丽的少女并不在意,她的眼睛圆而明亮,...

【长兄松】枣生树

*有不是很明显的长兄松

*是六只鬼兄弟的设定,不严谨,随便玩。

*阿松真的有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个女人的叫喊声。

‘嗨呀,嗨呀。’

进食声。

‘咕嘟,咕嘟。’

真好,听上去已经饿了太久了,有点神志不清。那个人影又伏下身去,跟一团黑影融合在一起,又发出了咀嚼的声音。

‘咕嘟,咕嘟。’

女人下意识认为那块布是黄色的,不常见的颜色,不合适做衣服,沾了血就会被立刻染色,真是糟糕啊,女人想着。这样怎么能逃跑呢,水已经将路都堵死了,除了天上的月亮笼罩的那块布,什么都难看清楚了,就是那片黄色,格格不入的,就这样冲着她过来了。

长着双角的鬼有着可爱的脸和...

【FGO】《胜利》

基本无cp向,有一句话的梅罗

披破布的人大畅想,做型月梦

算是个短期复建,因此写的语句不通也不在乎【嗯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胜利》

藤丸立香梦见自己独自坐在世界里哭泣。

是谁的世界,有怎样的景致已经不重要,他只是个人类,分辨不清楚其中的差异,只觉得悲伤和绝望要把自己扼死,喉咙里噎满了敌人滚烫的不甘之血,他的声带被烫伤了,连呜咽也发不出来。

多么值得高兴,救世主又赢了。他哭够了,就能够重新站起来投入下一场战斗,可这个世界本就留存到他一人,他站起来,就会又被尸体绊倒。远处同样存活的异种生物高声笑他,他就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捂住耳朵,膝盖跪在柔软的尸体上张望。...

【冲田组】《道阻且长》章一

就是一篇爽文,我没认真,大家也别认真。

本文主安清,附带一套乱七八糟的几句话cp,有几句话的三日鹤,乱藤四郎x女审神者,请酌情注意避雷。

故事就是神扯得安清异世界打怪的轻小说剧情(嗯???),随便写着玩。

更的慢,章节也不多,大家随便看啦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女人。

那多么奇怪,他一眼就能辨别出那些肉块的性别,但也许那只是因为在之上披着的那块红布,和在其之上绣满的紫色鸢尾,唯一美丽的事物挣扎着盛开,像是要撕扯到自己裂开甜蜜的枝叶和汁水才肯休止,他几乎能感受到花茎上的那片白了。它们开始不甘于归于那片红色,就在他的眼前种下种子,迎着风剧...

*现pa,中二病的杀手梗

*两个都是女孩子,但是由于我的变态性癖,所以会以兄弟相称

*前文 这里,看不看都行

*一切为了爽,本质上为自我放飞产物,请务必不要认真

*没有肉!为什么要屏蔽我!

【梅林罗曼】《女神断面》

*双性转预警!!!

*是我写的第一篇梅林罗曼的扩写,源自于小姐姐们没写够,第四节的肉是以前的,基本上没有做修改

*有女梅林用了阿瓦隆迷雾的梗,这书太有意思了安利给大家。

*有生子情节注意避雷

*要素过多,我已经为了爽忘记了一切,且不负任何责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那是一个状貌奇怪的女人。

她带着兜帽,穿着白袍,在街市上前行,王昨日吩咐过将猎到的鹿肉分给子民们,因此四周吵吵嚷嚷的,附带有血腥的香气弥漫。那身影顺着长坡的路走向悬崖上的圣城,她走得不快,似乎有点累了,拄着一根木制的奇怪法杖,上面还系着颜色鲜艳的布条。太阳的光辉照到她身后去,使她的后背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一盏 | Powered by LOFTER